移動的身體:談田野與文學中的認同研究 (Le corps qui se déplace : de l’étude de terrain à la recherche d’identité dans la littérature)

作者:王建慧 (Wang Chien-hui), Université Sorbonne-Nouvelle 博士候選人

懸而未決的外交地位和複雜歷史背景所造成的多元性,再加上不同族群、文化、政治立場間的差異激盪,使得「認同」— 無論從集體的國家認同,亦或歷史再詮釋的意識形態認同,乃至對於土地甚至性別等議題之個人身份認同等   — 成為「台灣研究」領域的重要關鍵詞與問題意識,也是我長久以來關注與思索的主要課題。在對於擁有除了「臺灣」以外籍貫選項同學們的羨慕情緒裡困惑地長大;還有那張國高中地理課時和另一位值日生一起到課務組借用的「秋海棠」地圖;怎麼也背不起來的軍閥割據省份與一條條江河長度;比國文課本更令人費解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決定能否進入聯考前三志願的「三民主義」…,十八歲前的人生就這樣心無旁騖地向聯考志願的最高落點衝刺,當時的我卻無法告訴自己那些被理解為學習障礙只能再以一本本參考書和模擬試題釋疑(或只是暫時掩蓋)的斷裂感來自何處。更重要的是我,我們費盡心力記誦著關於那塊始終陌生而未曾踏足大陸的一切卻對腳下的土地和她的過去一無所知(直至連一點點好奇心也無)。而那些沒有 (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 說出口的疑問 — 可能甚至於連那是個問題都不自知 —, 像無傷大雅的傷痕浮於認同的鏡面成一道道以自卑定義的刮痕,化成蒙昧的霧框住生命的輪廓,不太說得清楚自己是誰,以這樣模模糊糊捏塑的樣貌模模糊糊地長大。像沒有身世的棄兒,缺少《 百年孤寂 》那樣能樹狀描繪的複雜來歷與龐大家族系譜 — 而我確實也曾像許多小孩那樣懷著佛洛伊德式的幻想,於床頭櫃深處暗暗存飽一個浪跡天涯小撲滿準備有一天要出發去尋找自己家世顯赫的親生父母…。直到二O一四年夏天徹底向島嶼南方的家鄉運離十三年光陰成一輛中型貨運後自台北離境,飛行至九千九百一十一公里外開始一個人的巴黎留學生活,永和租屋處書桌前那張巴黎地圖上塞納河畔的紅色標記處竟真的成為往後每日經過的城市風景。在溫度與人情皆和台灣相去甚遠的地方回望,花費一整本論文1的時空自問自答,從序章那個連賴和是誰也不認識的模樣一點一聽這座島嶼說話,從南島語系說起,聽一個個平埔地名的來歷,隨著吳明益的《 睡眠的航線 》回到如台灣少年工一樣被宏大歷史擦去的年少光陰,想像一滴滴二二八的血落成這片土地的淚從自己的眼中汩汩流出,迷戀地蒐集從福爾摩沙到美麗島的種種 …。於是,我再也無法義無反顧地對著那些告訴爹娘出門買瓶醬油卻在七十年後才終於再次踏進家門的老兵們生氣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要「台灣」而只想著「中國」;也終於在自己選擇離遠而居的域外之境深深讀進朱天心《 想我眷村的兄弟們 》無可奈何的鄉愁裡,接著,心難以自抑地痛著 …。

然而,在巴黎的第七個冬天漸漸感覺不到冷,零度上下的日常裡來自島國南方的膚觸記憶隨著離家越來越遠,對冬季的五感體驗連同味蕾、膚色、口音也越來越不像你們口中的「南部囝仔」。在逐漸熟悉的外國語裡,不需要導航就能自在轉乘的地鐵和公車路線,結帳時拿出一張張會員卡累積折扣點數,彷彿就能藉以兌換在這座城市理所當然存在的確據,試圖以貌似輕鬆的姿態讓自己像個真正的巴黎人般理直氣壯地活著。只是,在居留和居留的延長年限間勉強轉身,過了再久都無法騙過自己那股格格不入的情緒所為何來。自身的留學經驗與學生簽證等身份證件上被標記為「暫時」(temporaire) 的居留狀態讓「永恆異鄉者」的感受如影隨行就像離境太久而被置於雲端的戶籍資料,如今的我不屬於任何一地。像是困在既不屬於他鄉也非關故鄉的中途驛站,成為身份不明的離散者。飛程的兩端漸漸分不清楚哪裡是「去」而哪裡是「回」,失去了座標軸與向性,個人認同的模糊地帶從此變得更加彰顯卻也促使我偏執地反覆回望所來之地如難以治癒的鄉愁。如同遠方的耶路撒冷之於薩伊德 (Edward Saïd)。

這場離鄉遠行卻也提供一外部視角得以自遠方凝望與審視發生於島國之上的種種紛雜與歧異,進而思考自此域外之境閱讀台灣文學與探討認同議題的必要性與可能性。因此,延續過往對「複數認同」(les identités) 的思考方向,我的博士論文問題意識鎖定在:一、如果台灣作為華語文學和世界文學中的「他者」(l’autre),那麼在這個他者之中的他者2該如何處理各自之認同焦慮,而他們又是如何自不同形式的「移動」(déplacement) 中尋求其「逃逸路線」(ligne de fuite)?二、如何從這些各自表述的認同焦慮中理解「台灣」認同?本文則將以二O一八與二O一九年兩次各為期一個月3的博士論文田野為基礎,在訪談、資料搜集與研討會參與等既定行程之外,藉由田野研究必然發生的「身體移動」此一簡單物理性事實探討田野經驗 — 除了為社會科學領域提供書桌之外的第一手材料外 — 如何成為認同「文學性議題」的另一種角度/視野/觀景窗 (perspective)?接著,以「田野之前」、「田野之間」、「田野之外」為題,闡述博士論文的研究背景與研究方法、回台的活動與對田野身體性的文學性剖析。

  • 田野之前

台灣及其文學長期以來涵括於漢文化與漢語體系之中卻也始終被置於其邊緣位置,為尋求其主體性,國內外學者嘗試在政治之外的各個學術領域如歷史學、人類學、考古學甚至基因學等開展新的詮釋空間。而解嚴後的自由風氣在文學領域也掀起了一場尋找「本土性」與「台灣意識」的建構工程。國內外學者們在面對台灣文學時,試圖在不同論述空間中尋求翻轉或撼動僵化「中心―邊緣」(centre-périphérie) 關係的可能。一場場對抗李歐塔 (Jean-François Lyotard) 筆下「大敘事」(grand récit) 的文學運動,藉由改變與挪移座標軸並模糊與擴展中文書寫的邊界,鬆綁連繫著語言、文化、種族與國家 ― 之於台灣文學,亦即中文 = 中華文化 = 中華民族 = 中國 ― 間的絕對性連結。於台灣境內有發生於一九九O年代的「後現代與後殖民論爭4」;世紀交界之際研究者們也開始透過「區域研究5」將台灣置入全球視野之中;而於海外,則有一系列試圖突破「文化中國」藩籬的「華語語系文學6」研究。

然而翻閱整理著先行研究,於博士論文撰寫之初我便面臨了對研究理論框架效能的審思:首先,將一九四五年後的台灣新文學置於以西方世界殖民歷史對話進而發展的「後殖民」論述中,是否能細膩處理台灣於二戰後因「國語政策」而引發的多元族群書寫困境及語言間的複雜關係,如那些遭受語言歧視、剝奪以致噤聲無法繼續創作的本土與原住民作家 — 而我們又該將一九二O至一九四五年日治時期間以日語或漢語進行創作的日籍台裔作家置於何處?又,相較於其他脫離殖民進而成為內政與外交獨立的非洲、南美洲與東南亞等國家而言,在國際認同、國家自主與主體價值尚未確立之時將「台灣文學」自「中國文學」換置於「華語語系文學」之中,亦或以「東亞研究」或「亞太區域研究」框架思考台灣處境是否僅是進入了德勒茲式的「再疆域化7」(reterritorialisation) 階段?在置身永恆的客體亦或再次消融於另一龐大主體之間,是否導致台灣文學的極小化、再邊緣化以至隱沒消失於全球化的論述架構裡?再者,儘管「華語語系文學」在面對「中國中心論」提出批評的同時強調了台灣文學的多語性、殖民歷史背景與其在地化進程8 ,然而,若將發生於台灣的一切現象同置於以「華語」為中心的家族語系範疇中如同美語系 (anglophone) 或西語系 (hispanophone) 等概念,該如何於世界文學的比例尺之中論析閩、客、外省籍、原住民以至在台馬華作家等在相同語境下呈現的相異文化向度與其交融?此外,若「少數族文學9」在使用主流語言的同時又試圖從內部顛覆此語言 — 如原住民作家及其「漢語」書寫 —,那麼,究竟該如何在「範疇」(domaine) 中顛覆與消解「f範疇」?在「框架」(cadre) 中質疑與衝撞「框架」?而在「編碼」與「編碼」 (code) 之間遊走,是否真有逃逸的可能?

語言和文學之間的關係是複雜且多變的,而語言的使用更不可避免地涉入意識型態、政治策略甚至文化導入,而「華語語系」在置換中心論述時是否仍無可避免地架設了另一個語言框架與範疇?如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齊奧 (J. M. G. Le Clézio) 與法蘭西學術院院士馬盧夫 (Amin Maalouf) 等四十四位作家二OO七年三月於法國《 世界報 》(Le Monde) 共同發表之宣言所揭示:所謂的「法語語系文學」(littérature francophone) 是否只是將「法國文學」(littérature française) 置於更加無可動搖的正統地位?因此,這群大多來自於前法屬殖民地的作家們提倡的是「一種以法語寫作的“世界文學”10」,亦即對他們而言,再也沒有所謂的「法語語系文學」,取而代之的是「海地文學」、「模里西斯文學」、「馬丁尼克文學」、「突尼西亞文學」、「摩洛哥文學」、「魁北克文學」…。去除「語言霸權」與「文化帝國」的枷鎖,將「法語」自「法國文學」中解放。一如昆德拉於《 簾幕 》一書中所指出:「就算存在著一種斯拉夫民族間的“語言”統一性,卻不存在任何斯拉夫“文化”或任何斯拉夫“世界”11」。

(該如何命名指稱?「當代華人作家」還是「當代中文創作」?書店的櫃位分類標示成為文學疆界的模糊地帶)

從縱向時間軸來看,且不論「台灣」一詞的詞源歧異,「台灣」一地之於其居民的意義亦隨著時代更迭而改變;而就橫向空間軸來看,台灣則如驛站般紀錄見證著各式足跡。如果台灣是最大公約數,那些來自台灣的、停留台灣的、自台灣經過的、由台灣離開的以至於關於台灣的、啟發台灣的、靈感出於台灣的,都可能化為台灣文學風景的一隅。如此,該如何界定「“台灣式/的”文學」(littérature “taïwanaise” / “de Taïwan”)?按書寫語言?作者國籍?創作主題?出版地12?又該如何向世界展現島嶼之上的這場時空地景縱橫交錯的眾聲喧嘩?無論是外省族群及其族裔、閩客族群、南島語族或新住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同疑惑與焦慮,也都有自己的追尋之道,以自己的方法形塑、宣告、捍衛。如何將不同層面之認同如,種族的、文化的、性別意識和政治的,交融於國家認同的複調論述之中?換言之,個體認同與群體認同之間的交互作用究竟為何?更重要的問題是,文學如何成為身份建構與認同追尋的首要戰場,而文學又提供了什麼樣的見證?當政治、語言、文化等一切界線皆失去效用之時,如何定義「文學地理疆界」(frontière de la géographie littéraire)?

「國家文學」(littérature nationale) 的界定總是跟隨著某條語言或地理疆界,然而,在進入到「何謂“台灣”文學」的討論之前卻必須先觸及「Nation」究竟是「種族」、「民族」、「國族」還是「國家」?那麼,「台灣」之於發生於島嶼之上的文學書寫行動究竟是一個國家?一種認同的意識型態?還是一個純粹的空間語境?

如同葛利松 (Édouard Glissant) 所說,整個世界正進入一「克里奧化13」的時代,我們已無法再透過統一的/霸權的思維與獨斷的/單一中心論的歷史觀去理解這個交錯複雜的混亂世界 (chaos-monde)。那麼,如果真有一條台灣文學的地理疆界,則不能不將其複雜的歷史與地理因素所造成之語言與文化多元性列入考量,呈現昆德拉口中「最小空間中的最大差異性14」。如何在「去中心」的後現代性中建構主體性?而所謂的「身分/認同危機」是出現多種認同還是只有單一認同?是缺乏認同亦或是極力否定他人認同?如果台灣是兩岸地緣政治學者高格孚 (Stéphane Corcuff) 教授口中「認同的實驗室―收藏館」(laboratoire-conservatoire15),那麼文學,保留著追尋與抗爭的軌跡,似乎成為政治領域之外展開的另一場「轉型正義」。

在思索認同議題的文學性同時又該如何於長久以來的「大陸型思維」(idéologie continentale) 外尋找屬於台灣文學的「島嶼詩性」?在巴黎新索邦第三大學比較文學博士院前院長暨「文學人類學」領域專家菲利普.達羅斯教授 (Philippe Daros) 和台灣文學學者與譯者法國阿爾圖瓦大學中文系桑德琳教授(Sandrine Marchand)的共同指導下,我以《 域外閱讀:論認同議題的文學性與“台灣”文學的島嶼詩性 》[La lecture du dehors:littérarité de l’identité et poétique insulaire dans la littérature “de” Taïwan] 為題,相較於先行研究多以單一作者為文本的「接受理論」(Théorie de réception) 式研究16,以⽂學作為場域 (champ),試圖在探求台灣文學的本質過程中思考「認同」的意義,讓文學作為文學研究的主體而非作者背景或意識形態脈絡的範例,深入文本的內裡尋找認同議題的文學性觀點。

現階段論文大綱除了緒論與結論之外尚包括:一、「在文學性與認同性語言之間」(Entre le langage littéraire et identitaire);二、「島嶼的時間觸感」(Texture du temps insulaire);三、「地方驅力:台灣作為一文學空間語境」(Agentivité des lieux : Taïwan comme contexte d’espace littéraire) 與四、「島嶼性符號與美學經驗」(Signes de l’île et expérience esthétique) 等四個章節。將文本視為德勒茲式高原 (plateau),不僅獨立存在亦彼此黏合,回望四十年間的當代台灣文學,先解構「台灣」於歷史、地理、語言、文化、政治上的定義進而探究其與文學間對位並置等複雜聯繫並尋找認同向度的可能驅力。以駱以軍、夏曼.藍波安、李永平和施叔青等四位法語學界尚未深入觸及的作者為研究對象,試探分析「外省裔作家」、「原住民族作家」「台籍馬華作家」與「女性作家」的「移動」(déplacement) 與「軌跡」(trajectoire) 和「認同建構」(construction identitaire) 彼此間的關係:

是什麼原因你們必須假裝是在這島上出生,但其實你們本來就是出生於此?17

那個人不會是他吧?…他是誰?… 拿出為了自衛從不離身的菜刀,把那張國民身分證切割成兩半, 在細細撕成 一小塊一小塊碎片,撕著撕著,他記起這不是第一次撕毀自己的身分證,他還毀過另外 一張,先用墨水塗掉身分證上的日本姓氏,然後撕成碎片,丟到廁所裡,就此與那個名叫太郎、台北高等學校差一學期畢業的學生永遠告別。他在幾種不同的身分裡變來變去。

「這個人是我嗎?」

「這個人不會是我吧!」18

我今天是百分之百的台灣人,做為小說家也是 made in Taiwan,我是台灣訓練出來的小說家,台灣對我恩重如山,我一直把台灣當作我最愛的養母。我的生母是婆羅洲,我有一個莫名其妙的母親, 我的嫡母,是中國唐山那是我父親給我的,我不能不接受19

Nu yabu o pongso yam, ala abu ku u(如果沒有這個島嶼,我是不存在的)20

施叔青,透過女性視角與社會低下階層人物為台灣命運隱喻,自清朝至國民政府,譜寫一部貼近於人於土地於歷史的大河小說;外省第二代的駱以軍在文化身份與自我主體的困境中將對認同的思索寄託於虛實揉雜的時空之中;李永平及其筆下人物穿越國界在原鄉(想像的中國)、家鄉(記憶的馬來西亞)與他鄉(生存的台灣)的細縫間追索;從施努來變成夏曼.藍波安,從城市回到故鄉,從陸地游進海洋,從某座島嶼歸來以洋流為筆刻畫著另一座島嶼的夢與記憶。

將文學視為田野,我試著透過文本思考存在於時間和空間中的主體,如何在各個時代中不斷對其外延、邊界、周遭世界以及人與人之間的複雜依存狀態做出回應。論文文本成為凝視自我認同的觀景窗,回望遠方的島嶼我問自己:分析文本中的四位作者作為台灣文學建構運動中「他者的他者21」(l’autre dans l’autre),如何在歷史與記憶、國族與家族、島嶼與海洋之間折疊、解摺再折疊出一幅以台灣為原型的文學圖像,如伊撒基島 (Ithaque) 之於尤里西斯 (Ulysse) 和那一場漫長的奧德賽 (Odyssée) …

  • 田野之間

            『巴黎的天色這才緩緩亮起,天空泛著清晨獨有的溫柔。往北站的公車平穩而安靜地駛著,上班的車潮還未湧現。世界是一場隱喻。車內放送著和行經路線毫不相干的站名彷彿提醒著某條我不曾按行的人生道路。平行而陌生。什麼時候,回家竟成了一場旅行,而我稱之為家的島嶼像同極向我的磁鐵,因極力靠近而感到隱隱排拒。田野之旅啟程,台灣作為地方補語竟成了偶爾為之的旅程,而法航巴黎 台北直飛首航加速著思念起降。 

身體被切碎的睡眠皺褶成而深層而瘋狂的痠痛疲倦。四部電影與十三小時無眠的終端,符號切換,緩慢而平穩如氣流裡時空感靜置沈澱的艙體。空姐送來台式雞肉粥時椅背後螢幕裡飛行器正飛過台灣海峽上空,此刻,或許只有我被逐漸靠近綠色島嶼的虛擬畫面觸動著,而回家的路怎麼就這麼遠呢?晨光中降落,六小時之外的巴黎才正要入睡。機翼打開的時候看得見裡頭的複雜線路像這艘飛機降落時才肯傾吐的秘密。機艙裡響起《 雨夜花 》的無人聲演奏。機輪落地。閉上眼,我用身體感受著機身震動像是對這塊土地的濃厚牽連與思念的劇烈反饋。            

[…] 便利商店、飛快的網速、關門按鈕與叫做一樓的地面層、具參考價值的交通號誌、和離去那年一樣潔淨的大眾運輸、比欲望更晚結束的營業時間、沒有小數點後兩位的爽快幣值、自動成型的隊伍、敞開而無人覬覦的手提袋、微笑的臉、有人回應的感謝和總是願意停下腳步遞出時間幫助的陌生身影,打開五感承接著,反側於時差中邊昏沈著邊逐漸躍進島嶼的節奏。科學麵、利樂包茶飲、三角飯糰,微波請按五,以7-11的晚餐換取身體裡的居住記憶,在這座已無落腳處的城市。一口一口微辣加醬關東煮裡關於台灣的一景一物於身體內裏緩步甦醒。在陌生感與鄉愁之間,我回憶著,我複習著,我,回來了 』。

– 2018 于台北

博士論文的撰寫至今共進行了包含二O一八年四月十七日至五月十六日與二O一九年十月十日至十一月二十五日兩場田野研究22。期間,以《 關於⼀種無母語⽂學:從⼿稿研究探測李永平和華⽂書寫距離與認同議題的⽂學性 》為題參與了由國立中山大學與法國手稿研究中心 (ITEM) 共同舉辦的「移動中之現代手稿研究:術語與翻譯性」工作坊;也於由國立政治大學主辦之「第三屆台灣⽂學外譯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台灣文學譯者論壇」發表《 域外閱讀:以台灣文學法譯本為例,從翻譯現象談文學地理疆界與認同研究 》一文。相關座談與活動則參與了於作家王文興兒時住所修復而成的紀州庵舉辦而由詩人向陽主講之「聶華苓.《自由中國》與台灣文學」,因而對五O年代之台灣文學發展有更加完整了解;此外,亦南下高雄參與「馬華文學、亞際文化與思想」跨國學術論壇;回南部家鄉時巧逢於日治時期醫院舊址改建之屏東美術館舉辦的「地方x他方」繪畫特展與同樣於屏東舉辦的「南國漫讀節」系列活動,引發對「藝術」、「土地」與「人」、「自者」與「他者」的交互關係與雙重性思考。訪談部分,和「馬華文學研究在台灣 23」之重要論述奠基者林建國教授針對四位作家於文學上的內在關聯進行多次討論。林教授對於歐洲學術環境下發展的台灣研究深具期待;接著,也於國立中興大學與邱貴芬及李育霖24分別進行會談。擁有比較文學背景並對後殖民論述有深刻研究的邱教授在「論述框架」選擇與如何思考「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係提出建議;而與對翻譯理論多有研究的李教授則就主體性與認同建構和夏曼.藍波安語言性等進行討論;另外,巴黎第八大學哲學場域與轉型研究所博士暨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院長楊凱麟教授25於法國思潮與研究方法上的提醒與建議讓我深受啟發;最後,和曾擔任我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理論碩士班時期指導教授的詩人楊澤在相隔十四年後再見。楊澤老師對台灣文學發展脈絡的深刻理解,對文字以詩為刻度般的細膩與跳脫傳統研究理論框架的開闊思維都在旅程之後化為堆疊出時間厚度的流動風景。 

輾轉於各大學、教授研究室、圖書館、研討會、講座或展覽現場,像個認真的研究者按著計劃完成著對「田野調查」工作的理解與想像。然而,從台北、新竹、台中、高雄到屏東,於島嶼之上來回移動,一張張車票累積著移動路線與里程數,交通工具與窗外風景不斷向後變換而熟悉而陌生,原以為單純的回程旅途卻激起了關於田野、文學和認同研究關係的思考。

「田/野」於社會科學領域強調的是「在場」,時間作為籌碼,著重與「人」和「土地」的直接接觸。而我則在這幾次的返台行程間深深感受著「移動」的命定性功能。移動,首先標示出一處「遠方」(contrée lointaine),我自遠方來而正朝著某個遠方而去。遠方的存在讓關於田野的一切方成為可能,在相異裡尋找相同,於相同中挖掘相異。那麼,若遠方說明著時空間距之於田野的無可避免,移動也讓「域外」(du dehors) 的位置變得彰顯。研究者與研究對象彼此互為域外,我自離境之地前來,有一天也終要將蒐集於此的種種化為行囊去(還是“回”?)到不屬於他們的境外之地。在這兩端域外遠方間的位移成為動能 (agentivité) 而位移的軌跡也化作文學創作中的重要見證。如果不移動,我該如何理解四位作家呈現的四種不同向性:駱以軍如何於父親不在場的島嶼留下;李永平如何沿著語言的拋物線在島嶼停留;施叔青如何在三個島嶼  — 台灣、香港、曼哈頓 — 之間流轉卻在遙遠的「他方」決心書寫「地方」;而夏曼.藍波安又是如何聽著海浪的呼喚沿著洋流,由島至島。於是,若無「移動」便不存在「田野」,而田野調查中的「身體性」(corporel/corporalité) 亦成為人類學方法之於我對於文學研究而言最重要的提示。

身體作為容器,成為接觸世界的第一道旋轉門,視覺、聽覺、味覺、嗅覺、觸覺感知到的一切主動被動地透過羅蘭.巴特 (Roland Barthes) 口中的「感官接受」(réception sensorielle26) 進入身體成為原始材料。就算以文學文本為田野的場域裡沒有原住民傳統慶典沒有廟宇儀式沒有偏鄉部落,但自機場大廳走出時迎面而來那團久違的島嶼式悶熱粘膩的空氣,清晨六點半的交流道風景,微甜豆漿、燒餅夾蔥花蛋和狹窄凌亂的傳統早餐店面,揮汗桿著麵皮的年輕老闆還有這城市踏實而充滿節奏感的活力與人情裡我明白,必須讓肉身 (chair) 在前而智性 (intellect) 在後 — 甚至感官 (sensoriel /sensuel) 於情感 (sentimental) 之前 — 在情緒尚未成為評斷標準前捕捉顏色,光線,聲音,氣味,溫度。膚觸感受到的任何微小變化成為顏料成為筆墨勾勒著不同作者眼中的島嶼複象。如林秀幸教授於《 田野意象與祖先的凝視27》一文中所說:「有一種記憶是身體的記憶,它是不說的 […] 身體的共鳴、和日常事務的接軌,那種『實在』感,它逆向操作於『制式』、『理性』、『結構』、『利害攸關』、『資源競爭』 […]」。因為,若不以以五感作為觀察的重要線索,該如何「體」會/「體」驗李永平筆下那座聲色流瀉翻飛的台北城:

台北。秋光滿城。

鏘。鏘。鏘。七個憲兵頂著銀盔蹬著鐵釘皮靴,一縱隊,翹著臀子,繃著臉不聲不響迎向旭日,漫步穿踱過十字路口紅燈下的斑馬線。鬧市街頭漩渦也似,驀地洶湧起一濤濤小藍裙:幾百個小小女生揹著紅書囊,伸手按住頭上的黃帽兒,抓起裙擺子,飛撲過城中八線大道羅斯福路。綠燈乍亮。張牙舞爪對峙紅燈下的兩條火龍,那千百輛小貨車大卡車轎車機車,猛一聲嗥叫,噴吐出滾滾黑煙,籠罩住斑馬線上蹦蹬奔逃成群娃兒,衝闖過十字路口28

            « Faire l’expérience de »,法文強調的是經驗,而中文則提示了經驗的「身體性」,其之於文學強調的不只有字面意義上的這副血肉之軀,更是文本如何「觸碰」(toucher) 甚至「成為」(devenir) 身體。當文本成為身體而語言則化為巴特口中的膚觸:「語言是皮膚:以自己的語言摩擦著另一種語言。正如我所寫的文字化為指尖又或者是文字的盡頭長出了手指 […]29」。以「台灣」為目的地的田野經驗藉由身體的移動與直接介入,將個人生命歷程和土地及土地上(與研究相關)的一切人、事、物相遇,緊緊粘黏成以五感為音符的「聯覺」(synesthésie) 協奏。走入作品發生的現場,成為地景的一部分在符徵 (signifiant) 與符旨 (signifié) 間游走。身體成為連結詞將聲音的顏色、溫度的觸感或氣味的明暗交纏成一首以眼前符號為韻腳的詩,如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re) 的《 應合30 》。於是,創作不僅是靈感的間接觸發更是身體 — 作者的、讀者的和作品的 — 的直接觸碰,而強調文本的肉身性讓創作者的美感經驗如蝸牛分泌的黏液般,標示著生命沿途與摩擦過「城市/空間/土地」的場景。

  • 田野之外

從「我們」到「我」的思索,認同研究的不僅僅是對「我是誰?」的反覆辯證,也關係著「我身在何處?」,認同的追尋不在於尋找一個取代新的主體以取代舊有的,而是盡可能地展現其差異性。根據保羅.利科 (Paul Ricœur),小說作為思想流動的場域成為角色的敘事身份/認同 (identité narrative) 的實驗室31。在命定本質般的認同 (l’identité-idem) 與流動變易的認同 (l’identité-ipse) 之間,藉由「情節化」(mise en intrigue) 過程產生相對穩定的主體意識,而小說的故事線 (fil conducteur) 就像是主體透過敘事以獲得認同的軌跡。然而,如同我的博士論文中心概念之一所示,借用於植物學領域的「向性」(tropisme) 之於認同應包含著「正向性」與「負向性」兩種方向相異之趨力。反映於小說世界之中,除了展現於人物本身的認同向度之外,還有角色與角色間的相互作用,與不同小說與小說之間可能形成的正負向度。加上政治、族群、性別、社會、權力等複雜性因素,紛呈出台灣文學地圖之上如經緯交錯的複數認同網絡。在「連結的」(connexion)、「異質的」(hétérogénéité)、「多樣性的」(multiplicité) 與「地下莖式的」(rhizome) 共生與並置之差異與聯繫上32,展示文本與其映照出的多重認同結構。在迫切尋求「相同性」然後置身其中 (或「被」置身) 之前,像製作香水般精煉 (raffiner) 其「相異性」(altérité)。而這正是文學所要處理的。

如前所述,此博士論題的開端源自於對作為歸類基準的一切「疆界」與「框架」的質疑,幾次往返於異鄉與故鄉的旅程成為引線來回穿梭於論文撰寫的字裡行間,發現,所謂「田野」的「形式」比「內容」更直接碰觸我論文研究的問題意識。所謂的「島嶼詩性」若不曾有過這樣的離境經驗便無法深刻思考理解,而當我亦成為「永恆的他者」時,我所定義的「他者的他者」成為一種視角,而「移動」所產生的動能與驅力提供了思索與看待「身份/認同」的不同方向與可能。「台灣」作為造成認同向度差異的中心,與作者 — 讀者甚至研究者 — 之間形成磁性般的吸力與抗力,只是,若不從「流放」(exil) 或「離散」(diaspora) 的角度,該如何思考「位移」對認同造成的向度改變?文學作為一種介入 (littérature engagée) 或行動,都是在思考、呈現自己和世界的關係,而這場以台灣文學為研究場域的認同尋旅在借鏡西方理論之餘,不僅將台灣作為研究主體尋找其特殊性與普遍性、在地性與全球性,也希冀能讓「台灣」作為一種方法與理論 — 如「群島性思維」(pensée archipélique) 之於葛利松 — ,思考「台灣」作為純粹空間、歷史的提供者與文化的交匯處在書寫中的作用,並探討台灣能為世界提出的異質性觀點與其比較文學意義。


「台灣研究」法國相關博碩士論文範例:

「台灣文學」碩博士論文33

  • FRAYSSE, Antoine, « Wang Zhenhe, écrivain taïwanais » [台灣作家王禎和], INALCO, 1986.
  • CHEN, Shu-jin, « Huang Chunming un des écrivains les plus représentatifs de Taïwan »[黃春明:臺灣最有代表性的作家], INALCO, 1987.
  • HSU, Yao-wen, « Sur les romans de Jiang Gui (1908-1980) du point de vue du journalisme » [從記者的角度看姜貴的小說], Paris 7, 1987.
  • LEROUX, Alain, « La Poésie contemporaine chinoise : Taïwan et l’œuvre de Zhou Meng-die », [現代中文詩:臺灣和周夢蝶的作品], INALCO, 1987.
  • LÜ, Ching-Long, « Chung Li-He : sa vie, son œuvre : un écrivain formosan de la première génération après la rétrocession de Taïwan en 1945 » [鍾理和的生平和作品:1945臺灣光復後的第一代台籍作家], Paris 7, 1988.
  • LEROUX, Alain, « Zen et poésie chez un auteur contemporain : Zhou Meng-die » [周夢蝶:一位當代作家的禪與詩], INALCO, 1993.
  • LIN, Shuman, « Li Ang et le féminisme à Taïwan » [李昂與臺灣女性主義], Université de Tours, 1993.
  • LEE, Hsiang-Ling, « De l’Académie nationale Fu-Shing des arts dramatiques à Taipei, à la recherche du théâtre contemporain : La Neige en Août de Gao Xing-Jian » [高行健的〈六月雪〉:台北國立復興劇團尋找當代劇場], Paris 8, 2003.
  • TAO, Hanwei, « Symbolisme et surréalisme français comme défi aux lettres chinoises : le cas de Shanghai et de Taïwan » [象徵主義和法國超現實主義對中文文學的挑戰:以上海和台灣為例], Paris 3, 2003.
  • KAN, Chia-Ping, « Traduction du chinois au français de la nouvelle “Maître Chai” de Zhu Tian-Wen » [法譯朱天文短篇小說〈柴師父〉], 2004.
  • GIOVANNONE, Gilles, « “Les Papillons du printemps” et “Lang Taosha” : deux nouvelles de Chu T’ien-hsin sur l’homosexualité, traduites du chinois (Taïwan) et commentées » [法譯並註釋朱天心的兩個同性戀短篇小說:〈春風蝴蝶之事〉和〈浪淘沙〉], Bordeaux 3, 2005.
  • MORIER-GENOUD, Guillaume, « Bo Yang (1920-) et la fièvre culturelle » [柏楊和文化熱], INALCO, 2005.
  • HUANG, Min-Yuan, « Mémoire collective et conflit d’interprétation sur l’identité nationale : évolution des discours identitaires autour de la littérature taïwanaise » [集體記憶與國族認同詮釋的衝突:台灣文學中身份認同論述的轉變] , EHESS, 2009.
  • GAFFRIC Gwennaël, « Histoire, langues et taïwanité : le cas de Rose, Rose, I Love You de l’écrivain taïwanais Wang Chen-ho » [歷史,語言和台灣性:以台灣作家王禎和之《玫瑰,玫瑰,我愛你》為例], Lyon 3, 2010.
  • SECHER (CHEN), Fang-hwey, « Temps et mémoire dans l’oeuvre de CHU T’ien-hsin, une quête de la subjectivité insulaire dans le roman taïwanais après 1987 » [朱天心作品中的時間與記憶— 1987年後台灣小說對島嶼主體性的追求], Lyon 3, 2012.
  • GAFFRIC, Gwennaël, « Taïwan, écriture et écologie : exploration écocritique autour des œuvres de WU Ming-yi » [台灣,書寫與生態:吳明益作品的生態批判性探索], Lyon 3, 2014.

「台灣認同」相關博士論文:

  • FERHAT, Samia, « Le mouvement dangwai ou “hors parti” à Taïwan (1949-1986) : étude du processus de valorisation de l’entité politique taïwanaise au sein de la République de Chine » [台灣的黨外運動(1949-1986):中華民國的台灣政治實體發展進程], 1996, Paris 11.
  • LE GARS, Gaelle, « Les relations entre les États-Unis et Taïwan de 1972 à 1996 : la contribution américaine à l’identité internationale de Taïwan » [1972年至1996年的美台關係:美國對台灣國際認同之貢獻], Nantes, 1999.
  • TSAI, Hsiao-Ying,« La construction socio-médiatique d’une identité taïwanaise » [台灣人身份認同之社會媒體建構], Paris 8, 2002. – CORCUFF, Stéphane, « Une identification nationale plurielle : les Waishengren et la transition identitaire à Taïwan, 1988-1997 » [複數國家認同:外省人與台灣的身份認同轉型,1988-1997年], 2002.
  • LEPESANT Tanguy, « Taïwan et la question nationale : la communauté politique taïwanaise au défi de l’émergence de la Chine populaire » [台灣與其國族問題:台灣政治社會面臨中國崛起下的挑戰], Paris 8, 2006.
  • TSAI, Fang-Fei, « L’assimilation ethnique et le pluralisme linguistique de Taïwan : comparaison avec Singapour », Aix-Marseille 1, 2008.
  • LEE, Wei-i, « Institution des imaginaires collectifs et institutions de mémoire à Taïwan » [台灣的種族同化和語言多元化:與新加坡的比較], EHESS, 2008.
  • CHANG, Tao-ping, « La question des langues dans les films taïwanais » [台灣電影中的語言問題], Paris 3, 2011.
  • TSENG, Jii-Rong, « Un art national se dissout-il dans la mondialisation de l’art ? : comment l’art à Taïwan et dans la diaspora taïwanaise depuis 1987 est parti de son nationalisme pour en arriver à sa position cosmopolite » [國家藝術會消融於藝術全球化中嗎?:台灣和1987年以來之台灣僑民藝術如何從其國族主義走向國際化的地位], Paris 10, 2009.
  • GUILLOT Gilles, « Identités et mondialisation dans la création contemporaine à Taïwan » [台灣當代創作中的身份認同與全球化], Lyon 3, 2010.
  • MORIER-GENOUD, Damien, « L’élaboration d’une historiographie native à Taïwan à l’ère contemporaine » [台灣近代史學的發展], INALCO, 2011.
  • LEPERLIER, Henry, « Multilinguisme, identité et cinéma du monde sinophone : nationalisme, colonialisme et orientalisme » [華語世界的多語性,身份和電影:國族主義,殖民主義和東方主義], 2015.
  • GHERMANI, Wafa, « Cinéma et identité nationale. Le cas de Taïwan de 1895 à nos jours » [電影與國家認同。 以1895年至今的電影為例], Lyon 3, 2015.
  • HUANG, Shu-ping, « La fabrique mémorielle et identitaire dans le théâtre contemporain taïwanais : exemple du Théâtre Golden Bough (Jin Zhi Yan She) » [台灣當代劇場中的記憶與認同製造:金枝演社], Paris 8, 2016.
  • LOUZON-BENREKASSA (LOUZON), Victor, « L’Incident du 28 février 1947, dernière bataille de la guerre sino-japonaise ? : legs colonial, sortie de guerre et violence politique à Taïwan » [228事件,中日戰爭的最後一役?:殖民遺產,戰後與政治暴⼒在台灣], Institut d’études politiques, 2016.

  1. 二O一六至二O一七年於巴黎新索邦第三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就讀期間,於翻譯理論與歐洲古典時期文學研究者 Yen-Mai Tran-Gervat 教授、文學批評與當代羅蘭.巴特研究專家 Tiphaine Samoyault 教授,與東方文學暨語言學學者 Muriel Détrie 教授指導下,以《 翻譯作為「認同」瞭望所,論吳明益作品之法語翻譯 》[La Traduction comme observatoire des identités, le cas de la traduction française de l’écrivain taïwanais Wu Ming-yi] 為題,並以卡桑 (Barbara Cassin) 提出之「不可譯」(les intraduisibles) 概念為基礎,在傳統翻譯學研究的文本分析方法之上,就「作品的選擇/接受」、「多重語言層次」、「譯者的介入」與「翻譯的本質」等層次進行論析,思考翻譯作為貝爾曼 (Antoine Berman) 筆下那座「遠方的驛站」(auberge du lointain) 在認同形塑與建構上所扮演的角色。 []
  2. 關於「他者的他者」請參見下方對論文之「分析文本」說明。 []
  3. 詳見註21。 []
  4. 參見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六年由邱貴芬、廖咸浩、廖朝陽、陳芳明教授等專家學者於《 中外文學 》發表之系列文章。文化部國家資料庫連結:http://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4633 []
  5. 參見柳書琴、邱貴芬(編),《 後殖民的東亞在地化思考:台灣文學場域 》(台南:國家台灣文學館,2006)。 []
  6. 參見史書美,《 視覺與認同:跨太平洋華語語系表述.呈現 》(台北:聯經,2013);王德威,《 華夷風起:華語語系文學三論 》(高雄:國立中山大學出版社,2015);杜國清,《 台灣文學與世華文學 》(台北: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2015)等。 []
  7. 參見 Gilles Deleuze 德勒茲 , Félix Guattari 瓜塔里 , Capitalisme et schizophrénie. L’anti-Œdipe [反俄狄浦斯:資本主義與精神分裂], Paris, Les Éditions de Minuit, 1972. []
  8. 參見史書美, ⟪ 反離散:華語語系研究論 ⟫ (台北:聯經,2017)。 []
  9. 「少數族文學」並非以少數族語言書寫的文學,而是在主流語言中建構出來的少數族性。見 Gilles Deleuze, Félix Guattari, Kafka, pour une littérature mineure [卡夫卡:為弱勢文學而作], Paris, Les Éditions de Minuit, 1975. []
  10. 參見 « Pour une “littérature-monde” en français » : http://www.lemonde.fr/livres/article/2007/03/15/des-ecrivains-plaident-pour-un-roman-en-francais-ouvert-sur-le-monde_883572_3260.html. []
  11. « S’il existe une unité linguistique des nations slaves, il n’y a aucune culture slave, aucun monde slave […] »。見Milan Kundera, Le rideau, Gallimard, 2005, p. 58. []
  12. 例如,該如何思考張愛玲進入台灣文學之文學史觀?又,台裔日籍作家東山彰良獲得直木賞的日文作品《 流 》、台裔美籍作家楊小娜的《 綠島 》與吳茗秀的《 三郎 》、法國地緣政治學家高格孚 (Stéphane Corcuff) 創作之關於他於雲林虎尾某處廢棄日式建築拾獲一無名神祖牌的法語短篇小說《我的祖先牌位太迷了》(Une tablette aux ancêtres) 、以及近年來舉辦的「移民工文學獎」之得獎作品這些以台灣故事為背景的外語創作,或者馬華作家們於台灣出版之熱帶雨林書寫又勾勒出什麼樣的台灣文學風景與文學地理疆界呢? []
  13. 參見 Édouard Glissant, Traité du Tout-Monde : Poétique IV [整體-世界論:詩學IV], Paris, Gallimard, 1997. []
  14. « […] le maximum de diversité dans le minimum d’espace »。見註11,頁45。 []
  15. 參見 Stéphane Corcuff, « Étudier Taïwan. Ontologie d’un laboratoire-conservatoire » [研究台灣:作為一座實驗室―收藏館的本質論], Études chinoises, hors-série 2010, pp. 235-257. []
  16. 參見附件「台灣研究」法國相關博碩士論文範例。 []
  17. 駱以軍,《 月球姓氏 》(台北:聯合文學,2000)。 []
  18. 施叔青,《 三世人 》(台北:時報,2010) []
  19. 2006年「馬華文學高峰會:李永平 vs. 黎紫書」: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9434 []
  20. 原文為達悟語。參見夏曼.藍波安,《 安洛米恩之死 》(台北:印刻,2015)。 []
  21. 意即,若台灣文學為華語語系文學中的他者,那麼身處主流聲音邊緣的台馬、女性、外省與原住民族作家則為他者中的他者。 []
  22. 兩次田野研究分別獲得由台灣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 (CNRS) 及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 (EHESS) 共同簽署設置之「臺灣研究講座」主題計畫、法蘭西銘文與美文學術院 (Académie des inscriptions et belles-lettres) Flora Blanchon 基金會獎學金及巴黎新索邦第三大學 (Université Sorbonne Nouvelle – Paris 3) 出席國際學術會議發表論文與田野調查補助。 []
  23. 相關研究參見林建國,《 馬華文學批評大系 》第四卷(桃園:元智大學中國語文學系,2019)。 []
  24. 參見李育霖《 翻譯閾境:主體. 倫理.美學 》(台北:⿆田,2009)︒ []
  25. 參見楊凱麟,《 書寫與影像:法國思想,在地實踐 》(台北:聯經,2015)︒ []
  26. 參見 Roland Barthes, Le plaisir du texte, Paris, Éditions du Seuil, 1979. []
  27. 林秀幸,《 田野的技藝 ─ 自我、研究與知識建構 》,王宏仁與郭佩宜編(台北:巨流,2006)。 []
  28. 李永平,《 雨雪霏霏 — 婆羅洲童年紀事 》(台北:麥田,2014)。 []
  29. « Le langage est une peau : je frotte mon langage contre l’autre. C’est comme si j’avais des mots en guise de doigts, ou des doigts au bout de mes mots »。見 Roland Barthes, Fragments d’un discours amoureux [戀人絮語], Paris, Éditions du Seuil, 1977, p.87. []
  30. « Comme de longs échos qui de loin se confondent / Dans une ténébreuse et profonde unité, / Vaste comme la nuit et comme la clarté, / Les parfums, les couleurs et les sons se répondent. » [如悠長回聲由遠處融入/一種幽暗而深邃的和諧之中,/像暗夜與白晝一樣遼闊,/氣味、顏色與聲音相互應和]。見Baudelaire, « Correspondances »,  Les Fleurs du Mal [惡之華], Paris, Le Livre de Poche, 2014. []
  31. 參見 Paul Ricœur, « L’identité narrative » [敘事認同], Revue de Sciences humaines, no221, 1991, pp. 35-47. []
  32. 參見 Gilles Deleuze, Félix Guattari, Capitalisme et schizophrénie 2 : Mille plateaux [資本主義與精神分裂(卷二) : 千重台], Paris, Les Éditions de Minuit, 1980. []
  33. 碩士論文書目因未收錄於thèse.fr網站中,參見陳慶浩,⟪ 臺灣文學在法國:回顧與前瞻 ⟫,《 文訊 》267期,2008。 []

Rechercher dans OpenEdition Search

Vous allez être redirigé vers OpenEdition Search